最后一面

   自从去世后,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我最亲近的长辈。可因工作的原因居然几年都不克不及回家探访一次,一直让我惭愧
万分。

   两年前的国庆,几个姑姑和叔叔们打算为爷爷祝贺85岁,让我务必回家一趟。而那时单元上正好有一个重要的名目要进行,我只好偷偷跑回家。

   抵家那天恰好是爷爷生日当天,我的到来,让爷爷也很高兴,他想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可不。我赶紧将爷爷扶起来,给他穿好鞋子。而后和姑姑一同将爷爷扶到堂屋的靠椅上。除小叔一家外,一切的亲戚都来了。当孙子、外孙、曾孙、曾外孙一共二十多人人为爷爷点上生日蜡烛,一同唱着生日歌的时分,爷爷的泪流不止。

   在病床上这几年,爷爷已非常消瘦了。眼眶凹陷,颧骨凸出,脸上已不丁点赤色。四肢已僵硬,尤其是双脚肿胀的厉害。为了给双脚活血,不得不每隔几个小时就用热水泡泡脚。各人都提议让我这个长孙为爷爷洗一次脚。这是三十多年来第一次给爷爷洗脚,当我脱下爷爷的袜子,我就惊住了。全部
脚掌已胀成了暗红色,每一块肌肉都是坚硬非常
。当我触碰到肿胀的双脚和紧绷的双腿时,一下就上去了。我使劲的用手捏着脚掌和小腿肚子,就宛如捏着木头一般。我尽量低着头,让眼泪都掉在脚盆里。

   随着其他亲朋好友的到来,爷爷过了他一生中最隆重的生日。可毕竟繁华当时,终将沉归平静。两天后一切亲戚陆续,又只剩爷爷和三叔一家。我也即将返程,临走前在爷爷的病床前,想给爷爷一个红包,可爷爷流着泪说甚么
也不收,哭着说:你能回来离去离去离去,我能看你和一壁,死也值了。

   我使劲将红包塞进爷爷衣服口袋里,忍着眼泪说:“你拿着,过年回来离去离去离去娃还要向你要压岁钱呢”

   爷爷抹了一下眼泪说:“过年一定回来离去离去离去,我还死不了”

   再次听到死字,我眼泪一下就忍不住了,流着泪说:“您别胡说,你还坚强哩!……”。

   我已哭得出不了声,爷爷拉着我的手说:“好娃哩,不要了。你要赐顾帮衬好自己和娃,你爸妈走得早,苦了你了。”,顿了一下,他又说:“我老了,也帮不了你。”,说着爷爷又流下了眼泪。

   二姐夫的车子已到了,二姐也来督促我赶紧出发了。我赶紧擦干眼泪,抱起儿子让爷爷再看一眼。在我走出房门的时分,我回头看了一眼爷爷,他对我摆了摆手:“走吧,别误了车,过年一定回来离去离去离去啊”。我再也不敢看他,几步跑开,上了二姐夫的车。

   在车子开动的那一刻,我的心里猛地一沉,似乎丢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此次回家影响了单元名目被臭骂一顿,但我认为值了。没想到这居然是和爷爷最后一次见面,那年过年,我还是没能如约回家,大年初三,接到表妹德律风,爷爷去世了。

   第二天赶抵家,那天大雪纷纷,全部
村子一片银白。一进三叔院子,看到着的遗像和漆黑的灵柩,我眼泪又流了上去,我跪在灵位前面,懊悔不已。虽然晓得早晚有这么一天,可这一天真的到来,还是让人无法接受。在我看完爷爷最后一壁后,当棺板盖上的那一刻,和爷爷的一切相处时刻宛如电影般在我脑子里缓慢的闪过。

   小叔终于出现了,他来向我打招呼,我恨恨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而去。我憎恶他不仅仅是因为他因和三叔为了房子吵架而不加入爷爷最后的生日,而是以前他每次来爷爷家都连招呼都不打,爷爷奶奶帮他带孩子,孩子长大不听话还怪爷爷奶奶把孩子宠坏了。即使奶奶病重在床,他也不闻不问。

   起灵的时刻终于要到了,几十人披麻戴孝跪在那里等着,当“起灵”二字响起,众人抬起灵柩的时分,小叔终于嚎嚎大哭起来,像个孩子同样跪倒在雪窝里,谁也拉不起来。

   爷爷终于又和奶奶住一同了,他们的坟墓在我们小学前面的一处向阳的山坡上,站在我家的楼顶就能看到。

   转瞬又是两年过去了,山坡上应该已绿草茵茵了吧。不晓得当初栽种的那些小树活了不。